书架
烂柯棋缘
导航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85章 当我死的吗?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  在计缘于火堆边坐下之后,相互之间有简单的自我介绍,也就大概报了个姓名和籍贯。

  计缘可不敢说这一路都是自己疯跑来的,借口和商贾队伍同行在岔路因目的地不同而分开,自己则是在其后不小心走错了路。

  就是眼睛也施了障眼法,让计缘的眼睛看起来比较正常,否则一个半瞎自己在山野跑这么远不吓人吗。

  猎户们显然对计缘怎么走错路的不太感兴趣,而是追问春惠府的情况。

  “那大先生有做过春惠府的大楼船吗?我们去过两回都没坐上过,还有那园子铺的千日春,听说是皇帝老爷酿出来的酒方子,好喝的和仙酒一样!”

  “是啊是啊,大先生看起来这么文雅,一定做过楼船喝过千日春吧?”

  计缘听着也是发笑。

  “诸位怕是弄错了,这大贞皇上怎么可能亲自酿酒,只是因当年此酒引得皇上欢喜,御赐了酒名和牌匾。”

  “哦这样啊!”“就是嘛,皇帝老爷哪会酿酒给别人喝!”

  计缘等他们说完才继续道:

  “这楼船计某也不曾坐过,但千日春却品过,滋味确实如同酒名,甘淳如春索绕舌间。”

  他倒不是没想过拿出还剩大半壶的酒给四人尝一尝,但在这种荒野,陌生人拿酒给别人,作为有警惕心的猎户,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,好不容易融洽些了,还是别徒惹尴尬为好。

  几人一番对千日春和春惠府繁华之所的向往,也和计缘攀谈一些春惠府的近况。

  作为乡下猎户,就算有货也多去县城卖,只有真的年份好有大货,才去过一两次府城。

  攀谈期间鸡肉兔肉熟了,便有猎户取小刀割下一只兔腿递给计缘,开吃之后两边的气氛也更融洽不少。

  这时候,计缘也就顺势询问了一下那名叫方求的汉子的情况,正是之前开口挽留的那位。

  “方兄弟,我看你眼下肿胀发黑,是否最近都未曾休息好啊?”

  实际上几个猎户都有些疲态,在山野里哪有睡得很安生的,计缘也就是借题发挥而已。

  “哎,先生说得是,最近总是感觉睡不着,睡着了也做噩梦都快一个多月了,我娘担心我惹了什么脏东西,给我去庙里求了珠串,结果还弄丢了。”

  “他就是没老婆躁的!”

  边上有猎户调笑。

  “去去去,你有老婆了不起啊?”

  “还真就了不起,嘿嘿嘿!”

  几个猎户显然感情很好,调笑间就哄闹起来,那名取消方求的汉子也是随后就说要帮他找媒人。

  这时候计缘才知道这位叫方求的汉子不过才二十弱冠之年,看起来却好似三十岁一样。

  “可否告诉计某噩梦中所见之物啊?计某对解梦虽然不在行,却一直很有兴趣。”

  计缘等几人闹完依旧追问着方求的事情,后者也不以为意。

  “噩梦嘛就那样,不是怪物就是鬼,反正被吓醒了流一身冷汗,白天就淡了。”

  “哦...这样啊,每次梦境之物都不同吗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